首页 > 地方新闻 > 史学沙龙︱一个家族与三块石刻:历史田野中的消逝与永恒

史学沙龙︱一个家族与三块石刻:历史田野中的消逝与永恒

ccroc1 地方新闻 2019年10月3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原标题: 史学沙龙︱一个家族与三块石刻:历史田野中的消逝与永恒

  2019年9月23日,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中国史青年学术沙龙”邀请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李仁渊先生,做了题为“一个家族与三块石刻:历史田野中的消逝与永恒”的报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授权择要刊出,以飨读者。本文经李仁渊先生审定。

  讲座现场

  大家可能都知道最近的史学潮流,尤其是在明清史学界,一部分学者开始强调田野考察,通过寻找地方文献来做历史研究的重要性。为什么大家会开始觉得做田野非常重要呢?这是因为它能找到新的材料,这些新材料促使我们用新眼光读旧有材料,可以有新的视野。我们都知道,在读史料的过程中,会受到史料本身很大的限制,而新的史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能让我们看到旧史料告诉我们的历史以外新的面向,譬如你从地方挖掘出来的新史料,都是过去方志、地方文人文集这类正统性史料中看不到的,是旧史料无法辐射的新领域。其实历史田野强调一个“自下而上”的历史,研究这些地方社会生产的新史料,它所映射的是一个从底层社会往上看的视角,基于这些材料做出来的研究和以往官方档案、地方志、士人文集做出的从上往下看的研究,两者可能会有不同的观点。

  我个人研究领域到博士班时转到闽东山区的地方社会,比较常接触族谱、碑刻等材料。也因为这些材料对我来说都很新鲜,因此常常要思考这些材料的意义、怎么读它们。在这个暑假我参加了第九届海峡两岸历史研习营,经历了长达十四天的田野考察,主题是“闽粤海洋”。我的演讲就从这次田野考察中看到的三块石刻说起吧。

  偶遇潘氏家族:摩崖石刻、界碑与族约碑

  我们研习营的第一天在澳门的妈阁庙,妈阁庙后山上有很多摩崖石刻。其中,我看到一首诗:

  欹石如伏虎,奔涛有怒龙。偶携一尊酒,来听数声钟。

  甲辰仲夏随侍宫保耆介春制军于役澳门偶偕黄石琴方伯暨诸君子同游妈阁题此

  贲隅(番禺)潘仕成

  妈阁庙潘仕成摩崖石刻

  妈阁庙是在澳门半岛的南端,面朝海洋背靠山,所以绝佳的风景会吸引很多人来旅游并留下石刻,乍一看会觉得这个题诗的人心情很恬适,到此一游,然后留下一首诗。我为什么注意到这个石刻呢?主要是因为这个叫潘仕成的人大有来头。

  潘家是广州十三行的两大行商之一,另一家是伍家。那他为什么从广州跑到澳门?其实在石刻里面他已经说明了,“耆介春”是两广总督耆英,“甲辰仲夏”是道光二十四年(1844),地点是在澳门,这都暗示着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中美签订《望厦条约》。所以,潘仕成并不是单纯地旅游,而是跟随清政府官员来此签条约的。官方档案里也记载,耆英挑选他的原因是,潘仕成和美国人有贸易来往,对美国比较了解。所以很有可能签订条约之际,一行人来到了妈阁庙,所以这个石刻背后是个重大的历史事件。

  1840年的澳门,图中红点为妈阁庙位置

  “Fa ade of the Great Temple, Macao” 图片来源:Thomas Allom and G. N. Wright, China in a Series of Views, Displaying the Scenery, Architecture, and Social Habits, of that Ancient Empire Vol.1 (London: Fisher, son &co., ca. 1843), 66-67.

  在潘仕成石刻旁边还有一块石刻:

  苍山峨峨,碧海回波。仗我佛力,除一切魔。

  道光甲辰五月偕潘德畬方伯仕成赵怡山侍御长龄铜竹樵司马俦来游妈阁书此以志

  宁阳黄恩彤

  这个石刻的题字者黄恩彤,就是潘仕成石刻里提到的“黄石琴”。 黄恩彤是当时的广东布政使,这首诗就能感受到他所表明的心境与潘仕成明显不同,两个人的石刻和当时国家、历史事件都是相关联的。

原文链接:http://76gr.cn/cyzd/5494.html

声明: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本网站沈阳在线(http://76gr.cn/)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赞一个 ( )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石刻   碑刻

相关文章